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
生物医药

Nature:“侏罗纪公园计划”是错误的么?

car2





目前,有些研究组织致力于复活很久以前就已经灭绝的生物物种,但也有些人持反对意见,Ben
Minteer认为这种做法会让人们忘记大自然曾经给人类的教训。


根据历史记载,美国北部的天空曾经因为布满飞行的

Nature:“侏罗纪公园计划”是错误的么?

目前,有些研究组织致力于复活很久以前就已经灭绝的生物物种,但也有些人持反对意见,Ben Minteer认为这种做法会让人们忘记大自然曾经给人类的教训。

根据历史记载,美国北部的天空曾经因为布满飞行的北美候鸽而黑压压的一片。然而,到了19世纪下半叶,猎人们发现天空中不再能够看到候鸽的影子。该物种中最后一只名叫Martha,于1914年在辛辛那提动物园(Cincinnati Zoo)死去。

在文学作品中,我们每每能够读到作家们为这种已经消失的鸟儿所写的挽歌。伟大的自然环境保护学者及思想家Aldo Leopold,在他1949年出版的《沙郡年鉴》(A Sand County Almanac)里发表过一篇哀婉的文章:“我们悲痛,为了今天的人们遍寻不到凯旋而归的鸟儿振翅飞过,在3月的天空中留下寻找春天的身影,在威斯康辛的森林中和大草原上追寻已逝的冬日。”

然而,如果我们又有机会,在3月的天空中见到这些鸟儿们,那将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Leopold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仅仅在他写下这些哀婉的文字数十年后,我们人类已经站在了一场科学革命即将拉开帷幕的舞台上:我们想要用科技去复活已经离我们而去的物种。“物种复活”运动(‘de-extinction’ movement)——由杰出的科学家、未来学家以及他们的朋友们所组成的团队——认为我们再也不用接受某个物种从此消失的现实。通过使用诸如克隆、基因工程等技术,他们相信人类可以,并且应当把诸如北美候鸽之类的灭绝生物重新带回到我们身边。这正是位于加州旧金山市的今日永存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的目标。该基金会一直以来都通过“复活与复兴”(‘Revive&Restore’)项目积极支持复活已灭绝鸟类的科学研究,但并不止于此——一位来自西班牙的科学家表示,他们目前即将成功克隆比利牛斯野山羊,一种在2000年灭绝的高山山羊。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物种也是他们的研究对象,比如塔斯马尼亚虎(Tasmanian tiger)、长毛猛犸象等。

“物种复活”提案非常具有说服性。其中最为有力的一种说法是呼吁我们从正义感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复活灭绝生物给我们一个机会,一个纠正曾经犯下的错误,弥补道德缺失的机会。拥护者们同样也提到,人们的好奇心也会推动大众对复活灭绝生物的热情。尽管在博物馆和书本里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北美候鸽这样的生物,它们似乎从未离我们远去,然而,就像Leopold所感叹的那样:“书本里的鸽子永远不可能冲出云朵,驱散鹿群,或者在山林里展翅飞翔。”“物种复活”的拥护者们还表明,重新回到我们身边的物种有利于重建已经丢失的生态功能,并且提高生态系统的多样性。

与此同时,“物种复活”提案也引起了反对者们的广泛关注。反对的理由包括:复活了的生物可能给眼下的生态环境带来新的问题,给那些在没有这些生物的环境中进化生存下来的既有物种带来威胁。当我们向新的环境中引入任何新的物种时,就需要考虑到疾病传播及生物入侵所带来的问题。

一些自然环境保护学者同时还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对那些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的生物而言,几十年间无论是生态系统还是人类发展都给自然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改变,那么现在的环境是否还适于这些“重回大自然”的生物的生存,也是我们应该要考虑的问题。

还有一些学者担心复活物种的有限的遗传多样性,并且对“重建基因组和重新恢复动物所具有的行为及习性是一回事”的论调提出质疑。另外还有更加令人苦恼的担忧:这种人类激进的对野生动物的操控能力的实现,最终有可能降低我们想要去保护现有物种及有限资源愿望——而这会对动物的生存带来十分有害的结果。

“物种复活”对我们而言最让人头痛的问题是,它对于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尝试复活已经消失的生物,从很多角度而言,都是人类拒绝接受我们在面对大自然时在道德和技术方面的有限性的表现。“物种复活”可以说是折射了一种新的普罗米修斯精神——想要尽全力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有力的工具来保护自然,而不是提高人类自身。但必须指出,普罗米修斯的下场并不好。

Leopold早就意识到人类会让技术领先于道德的趋势。“我们的工具,”他在20世纪30年代末期发出这样的警醒,“比我们自身要强大得多,而且进步也比我们快得多。它们可以用来轰击一个原子,去掌管潮起潮落,以及很多其它的事情都能办到。但人们忘记了在人类历史上最原本的任务是:好好生存在一片土地上,别去破坏它。”对人类来说,真正的挑战是更加小心地生活在大自然里,不要轻易去破坏,对那些会破坏大自然持续性发展以及对生态具有毁灭性的行为,应该坚决说不。

这就是为什么坚持让那些已经灭绝的动物永远消失,别再回来的原因。默默想起这些我们已经失去的生命物种,会提醒我们人类曾经的虚妄自大以及面对自然时的无能为力。人类无疑是很聪明的物种,有时还会冒出英雄主义,甚至一些奇怪的想法。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也是很容易被自己的力量所迷惑的物种。

当然,一味否认人类所拥有的力量是不明智的。但是我们应该珍惜和保护大自然所拥有的力量,包括那些已经不再存在部分,从而教会自己学会自我约束以及认识到人类能力的有限是多么重要。除此之外,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可以教会我们这个谦虚的道理了。

也许这样说有违科学技术大踏步前进的现实,但我们要认识到,我们需要“踩刹车”的智慧,学会克制自己进一步去控制、操控自然的冲动。

原文检索:

Ben Minteer. Is it right to reverse extinction?. Nature, 14 May 2014; doi:10.1038/509261a

RESPONSIVE AD AREA

涓涓评论评论

匿名发表

Most Popular

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
To Top